德育园地

班主任之友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> 德育园地 > 班主任之友

从安娜到金娜 ---读 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的德育思考

作者:1708班班主任王胜群  文章来源: 教育处  发布时间: 2019-10-10 17:54:35  点击数:

学校的读书节活动推动我重温了列夫托尔斯泰的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。“安娜,一个生活在俄国上流社会的女人,因为做了别人的情人,最后成为丑闻卧轨自杀。”这原本是一个刊登在报纸上的凡俗的情爱故事的结局。托尔斯泰把它变成了百万字的小说,他从结论出发倒推人的心灵轨迹,他在想象中到达了任何一方的心灵深处。他也曾不喜欢安娜,认为她得到这样的结果是必然的,所以他在题词中用了《圣经》中的一句话:深渊在我,我必报应。但后来他自己说:在写作的过程中,对人心灵的理解超过了道德判断,以至于这棵树上的枝条越来越繁茂,开出了越来越多的花朵。

这本书给我最大的启发是:作家的知识就是关于人心灵的知识。那教育工作者呢?更是如此。只有真正走进学生的心灵,才能理解学生,才知道什么样的学生需要什么样的帮助、指引,才能清醒的知道什么必然发生,什么不可避免,什么可以改变。

金娜,一个短发女孩,皮肤黝黑,动作豪放。刚认识她的时候我还没有教她们班,是因为金娜喜欢来老师办公室“晃悠”,她特别爱观察我养的那条小金鱼,还老问我:“老师你怎么只养一条鱼,它好孤单的。”后来听学生说,金娜爱用筷子把小金鱼从鱼缸里夹出来把玩,然后再放回去,小金鱼就是这样壮烈牺牲的。

初二的时候,我开始教金娜班的历史。对她的“顽劣”有了进一步了解。金娜特别爱闹腾,上课时不是整蛊这个就是“骚扰”那个,不狠狠批她几句她绝不罢休,生怕老师和同学不知道她的存在似的。但是每次把她抓到办公室训话她总会说:“老师,我够给你面子了,你上的课,我都听了,不信,你可以考我。”果然,不管你怎么考她,她都能对答如流,甚至某些回答还能给你点惊喜。她的班主任也常常惋惜:金娜这孩子,要是把心思都花在学习上,考清华北大也不足为怪,可是……

初三的时候我已经不养鱼了,金娜还是喜欢到我办公桌前晃悠,有一天,她急匆匆的跑过来说,“王老师,你有吃的吗?我饿了”我找了一圈,拿了一瓶针叶樱桃片问她“只有这个,你给面子吗?”她抢过瓶子就往外跑,我想叫住她“那是维生素C,一天只能吃一片.”她停了一下,说“没事,我会分给其他同学吃的。”说完又跑了。为了拿回我的维C,更为了进一步了解这个假小子,放学的时候我找到了她,我开玩笑跟她说“今天你们家饲养员没把你喂饱吗?弄得你饥不择食的。”金娜没说话,只是勉强一笑。“鉴于你表现不佳,我打算今天去你们家和你妈长谈,以实现家校共管,看能否驯服你这匹野马。”“你去我家没用,我妈前天和我爸吵架离家出走了”金娜一脸沮丧。我也收起了玩笑的语气“那你爸爸在家吗?”“我爸爸不喜欢我,他有新女朋友了,每天很晚才回。等我参加完中考,我爸妈就会离婚。”“你怎么知道这些的?”我打断了她的话,她告诉我:“有些是我妈说的,有些是他们吵架的时候我听到的。”我听得越来越认真,金娜也放下了刚开始的局促和不安,她继续说:“我爸爸和爷爷都很重男轻女,妈妈为这个受了很多气,爸爸经常打她,她现在也交新男朋友了,但是我不怪妈妈,只要妈妈过得好……”金娜表情黯然,这和平时那个爱“得瑟”的她形成了鲜明的反差,正是这种反差和她的遭遇化开了我心中的疑惑,那一刻我谅解了她以前的种种,我深知这样的孩子更需要被重视,被保护,被爱。

从那以后我和金娜多了一些心与心的交流,我时不时的向她“透漏”她的班主任和其他老师对她的关心、期待;她的同学给予她的好评。

我给她讲过一个故事:一个乞丐妈妈靠要饭把他的儿子养大,之后这个儿子也赡养了妈妈十八年,十八年后妈妈更老了,儿子却觉得他欠妈妈的已经还清了,所以不想再管妈妈了。妈妈找来一位长者评理,长者什么也没说,拿来了一把刀,要从儿子身上割下四斤肉,儿子不解,长者说:你母亲养你十八年,你也养她十八年,这笔账你还清了,可是,你出生的时候有四斤重,那都是你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,你今天还吗?……我想借这个故事告诉金娜:生命是一种际遇更是母亲的辛苦,所以做儿女的永远都不要去责怪自己的母亲。

我还跟她分析:他的爸爸不喜欢她,并不是因为她不优秀而是因为传统观念作怪,相反,她应该更加努力,将来比一般的男孩子更有出息,更大气。

心与心的交融需要时间的浸润。我的目标是:不要让金娜的情绪被对父母的怨恨裹挟,不要让她觉得被忽略,不要让她觉得没有目标。我不知道我做到了多少,我知道要改变一个人很难,我只能尽力。

直到那天傍晚,我准备回家,在校门口碰到了她,天下着蒙蒙雨,我没有带伞,她执意送我到公交车站,车子开动了十几米后,我下意识的回头来看她,她依然站在那里,我们眼神碰撞,那是亲人之间眼神,充满了温暖,关切。那一刻,在我和金娜交换了角色,我变成了被照顾,被不放心的一方。

公交车在城市穿行,我思绪万千。我觉得金娜就像一匹小野马,要想驯服她,就要去靠近她的心,学会和她相处,尊重她,感受她,与她建立信任。而不是去勒住她,甚至不能鞭策她。如今,中考在即。我想跟小野马说:知道你不容易,就要跨栏了,我们的目标就在前方,加油,我相信你。

而我,我的教育梦,就是温和的走入孩子的心里,陪他(她)跨过一个又一个的“栏杆”。